生活的诗意
source:总经办TIME:2018-07-04 11:00:16分享:
俗世何妨一支笔,聊写诗书醉天涯。人之一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若痴迷于名利,纠结于时运之无常,郁郁终日,一世之芳华岂不辜负。看似寻常的简单生活,其实无时无刻不滋养着我们的生命,丰富着我们的人生。有情趣的人无论处于怎样不堪的困境里,也能努力活出一种诗意,把平常的日子过成一朵绚丽的花来,大诗人苏轼就是这样一个让人赞叹不已的人。 苏轼大学士满腹才学,诗词俱佳,或清新,或豪放,流传于世的每一首作品都堪称经典。就是这样优秀的一个人,可叹一生不得志,不是被贬,就是行走在被贬的路上,一直从繁华的天子脚下贬到荒无人烟的海南岛。一生遭人排挤,亲人流离奔波,几近贫寒之困顿,生活昏暗,可谓是处处不如意,可他一样把苦难的日子活出了诗意,任它竹林打叶声,潇洒吟啸且徐行。用林语堂的话说,苏轼就是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! 最初被贬到杭州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治理西湖兴修水利,修筑了著名的苏公堤。拂石生来夜幕冷,踏花归去马蹄香,诗意未减分毫。一日偶遇朝云美女,写下了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的绝句,‘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,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’秀景美色两相照,一世知音成千古。后来又贬到密州,那是一个蝗灾,旱灾和水灾轮番横行的地方,他依旧能体恤民众之疾苦,积极救灾,雄心不已。在此地写下的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读来意气风发,何等豪迈!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岗,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酒酣胸胆尚开放,鬓微霜,又何妨?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字里行间难掩重整河山的英雄气概,没有一丝的报怨和颓丧情绪,诗人的乐观和豁达显现无疑。 后来又被贬到黄州,不得已全家开荒种地,时常以野菜为美味,吃着吃着还有了个好听的说辞,言道人间美味是清欢,还给自己弄了个雅号,叫东坡居士。竟吃出了一道菜叫东坡肉,流传至今。后被发配到惠州,居然有了逗留之意,有诗句为证,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,依旧没有一丝抱怨!一身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,情怀依然不改。及至六十二岁时被发配到海南不毛之地,仍不失其趣,九死南荒吾不恨,兹游奇绝冠平生,真真一个对生活热忱纯粹之人。一生被贬,皆能以乐观相待,坚守本心,诗情不已,文人之风骨也!如此可见生活之趣味是骨子里的东西,那是一种积极豁达的人生态度,天涯何处无芳草,乐观的人不管走到哪里,无论身处怎么样的境际,都有信心和能力活出一片诗意。诗意不是做作,也不是消极的虚无,一定是对生活的美好向往,是存在于精神里的一种力量。 世上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哪一个人不是历经风雨的劫后余生,学会取悦自己,与灵魂同行,在一份诗意的简单里做最本真的自己,活着,便是一样的快乐。用林清玄大师的话说,‘我只愿心怀清欢,以清净心看世界,以欢喜心过生活,以平常心生情味,以柔软心除挂碍。’如此诗意般的活着,也是一份从容和优雅,惬意也!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珍惜粮食其实很简单
下一篇:古今西虢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