α陈/我们
source:总经办TIME:2018-08-02 15:16:57分享:
转眼间就到了2018年,总不想承认这个事实,我都大学毕业好多好多天了。想掰起手指头数数,算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曾经的日子好似还在昨天,在指缝中慢慢溜走,我还可以抓住那些时光吗,有些人是忘不掉的,哪怕时光荏苒,一想起来的时候她的面貌依然那么清晰,嗯,或许是很多年之前的容颜。 认识她的时候还是一个不太会用智能手机的年代,十几岁的俩个小屁孩就这样认识了。我叫她α陈,仅仅是因为觉得很厉害的样子。关于认识的过程,原谅年代久远我可能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(不知道她会不会打我)。一直以为语言是最好的交流方式,那时候才发现笑容才是最好的交流。彼此都不认识,就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,再加上淡淡的微笑,就有了微笑的回应,可能这就是交好的原因吧。第一次说话应该是一门音乐课,歌声犹如百鹊齐鸣,清脆而婉转。当然,这是我想象的歌声,真实情况是五音不全的人很多,突然一个唱的很好听瞬间让我膜拜了一秒钟,就像高傲的大鹏扶摇直上,雄鹰居然也能相随相伴,怎不让人欣喜。就这样开始了历史性的第一次会晤,咳咳,第一次交谈。 可能是磁场相近,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竟然同班了几年。又命运安排似的最后住在一个宿舍里,最喜欢的活动当然是周末兜里不装钱然后去逛街,看到好看的衣服只会给对方一个眼神表示:不说了,不说了,将来一定要好好挣钱。午后的空气是纯净的,景色是美丽的,就连身边的小动物都是善良的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的称呼成了老陈,我们还是花季少女呢,她也乐于接受。可能是觉得我起的名字都是好听的吧(自恋三秒钟)。    没有任何商量,大学都去了西安,去找她玩的时候路途很遥远,坐火车到火车站,再挤人可多可多的公交车,到她们学校。恩,火车站的人太热情,不停问你兵马俑华清池去不去!第一次发现校园里的路原来也是这种柏油马路,宽宽的,很贴心,不是我们这种老城区学校可以比的,念新校区奏是不一样,哈哈,她来找我亦是如此,带她吃了学校西门一家什么来着忘了,只记得他们家的碗像盆一样大,哈哈。下午太阳这会正悄悄的准备落下,阳光从树梢中穿出正好投射在我的脸上,抬头看了下太阳,我们就开始了回学校的道路。满大街的都是公交车,偶尔有自行车轻快的骑过,高高的梧桐树,零散的槐树,静静的夹杂在半人高的蒿草中间。聊着天快步的前行,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 太阳落山的时候,漫天的红霞压在天空久久散不去,大大小小的归鸟飞向远处的树林,该是送她回校的时候了,相见时是快乐的,离别时是感伤的,似乎风儿都吹得猛烈了一些。最后还是招招手再见。 工作后,一个月左右会聊一次微信或者打一长通电话了解近况,无论是吐槽还是大笑,听她说很多工作中的琐事,生活中的乐事,开会时的趣事。不上进时会劝诫她,迷茫时给她乱出一大通主意,时间虽然在流逝,可是记忆还停留在那些玩闹的时光中。以后的路很长,愿每天醒来都能拥抱太阳。    
总经办  闫小芳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家有一狗
下一篇:你想做怎样的人?
顶部